玩具模型

当前位置:皇家金堡▎永久官网 > 玩具模型 > 皇家金堡诚佳玩具有限公司是茶山一家从事,外

皇家金堡诚佳玩具有限公司是茶山一家从事,外

来源:http://www.myconsumercourt.com 作者:皇家金堡▎永久官网 时间:2019-11-05 03:28

每年的圣诞行情,是东莞礼品出口企业的晴雨表。

部分中小代工厂从传统制造商向贸易商转变原料价格和用工成本高涨,优质订单少的局面依旧存在

圣诞礼品订单普降 高端产品照样坚挺

9月是传统的圣诞礼品交货期,记者昨日走访部分企业却发现,受内外多重因素影响,一些圣诞礼品生产企业已放弃今年的圣诞订单,甚至有企业认为去年3%的利润今年都保不住。

“接单→加工→出货→交钱”这一传统盈利模式,在茶山镇星罗棋布的上百家玩具厂皇家金堡诚佳玩具有限公司是茶山一家从事,外贸订单的价格几乎没有任何涨幅。内高速运转了多年。然而,伴随着今年经济领域多重因素叠加效应,这一模式正发生着转变。

东莞时间网讯 再过几天,西方传统节日圣诞节将来临,面对圣诞礼品订单,东莞制造企业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市玩具协会相关人士表示,受经济大气候影响,今年圣诞礼品出口比较反常,多数企业已在积极谋求向多元化方向转型。

“外贸订单的价格几乎没有任何涨幅,但国内的成本却在飞涨。” 龙之美玩具公司总经理莫飞对此感受颇为深刻。如今,他的公司已并非单纯的代工厂,反而更具有了贸易商的特质。

圣诞节订单一直被看做是玩具礼品等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晴雨表,本报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受欧美市场持续疲软影响,东莞许多中小制造企业因圣诞订单锐减感到苦恼。而那些主打高端市场的大型制造企业,不仅圣诞订单保持着平稳的增长,在国内圣诞市场上也备受青睐。

无奈的放弃

记者连日走访茶山镇发现,为了获取利润,这些毛绒玩具企业纷纷缩减人员规模,将其接到的外单,向成本更为低廉的内地转发,从而从中获取微薄的中间利润。

中小企业订单普遍锐减

诚佳玩具有限公司是茶山一家从事毛绒玩具生产和贸易的企业,生产圣诞老人等毛绒玩具是其每年的例行任务。按常规,玩具企业五六月接下圣诞订单,八九月交货,九月底货物开始通过海运运往欧美国家。

■用工成本对制造业影响很大。图为工人在组装玩具 本报记者 程永强 摄

东莞市合旺橡塑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生产儿童玩具为主的企业,公司业务经理黄炯文坦言,今年的圣诞订单和去年相比,减少了30%左右,这为企业蒙上了一层阴霾。

进入9月中旬,诚佳玩具却不见圣诞礼品发货的热闹场面。

东莞这些小玩具厂商们,从代工角色变身贸易商,一场被动的“去制造化”正在悄然拉开。但这模式还能走多久,没有答案。

除了订单下降外,合旺橡塑还不得不面对成本上涨的压力。黄炯文介绍称,今年以来,人力成本和原材料成本都大幅攀升,而企业在与外商谈判时,议价权基本上是缺失的。“今年的订单价格只上涨了5%左右,只能抵消50%左右的成本上涨。”

诚佳玩具负责人周经理昨日告诉记者,今年以来,公司产品结构中的圣诞礼品已经可忽略不计了。“我们只生产一款圣诞礼品。”周经理说,以往圣诞玩具占出口产品近半份额,而现在唯一在产的毛绒圣诞驴还是为维持老客户关系而接的单,且接单量已压缩到每月几万只。

优质订单争夺激烈

面对低迷的圣诞节市场,一些中小企业已经丧失了稳定的客源,目前只能接一些散单和小单。

周经理算了一笔账,一款圣诞玩具成本主要包括原材料和人工成本。所需原料有布料、棉花,布料价格每码已涨了5角,棉花每斤涨了1元。具体到每个圣诞驴玩具上,直接成本从去年的15元涨到了17元。除了原料价格高涨外,人工成本也让他倍感棘手。“现在一个熟练工人每月工资超过了3000元。这个水平比去年同期高出五分之一。”周经理认为,这些老难题加上人民币升值、欧美市场不景气等因素,企业只好作出放弃圣诞订单的决定。

这段时间,对莫飞来说,已没有了工作日和周末之分。“现在是圣诞订单的接单高峰期。” 莫飞说,按照往年规律,玩具企业五六月份接单,七八月份交货,9月份货物通过海运要逗留1个多月甚至更长。因此,最终货物到达欧美市场已是10月份,此时欧美货架正好提前两个月上架圣诞玩具。这也意味着,东莞的圣诞订单在上半年必须接单完毕,错失良机,将颗粒无收。

另外,按照往年惯例,一些企业在圣诞节后,就要开始进入备货期。但根据东莞市玩具行业协会秘书长陈祥佑的了解,面对订单结构的变化以及变幻无常的市场环境,中小制造企业已经不敢再提前备货。

正是出于这种直接的考虑,东莞鸿利工艺品制造公司也放弃了圣诞订单。该公司总经理周志波说,圣诞礼品出口的盈利时代已经过去,当前,上游原材料上涨,下游贸易商拼命压价,且对品质要求越来越高,圣诞礼品企业不得不选择放弃曾经美好的圣诞订单。

正是在这样的惯例下,为获得订单,莫飞这段时间费尽了周折。“并非没有订单,订单多,但优质的稀缺。” 莫飞说,欧美订单在市场上大致分为三类:提价的订单、保持原有价格的订单和降价的订单。其中,当然要以保持原有价格的订单数量最为庞大,而最为优质的提价订单则成了玩具企业争夺的关键。

高端产品依然畅销

转型弥补损失

一场异于往年的订单抢夺战已悄然响起。6月初,为了得到优质的订单,莫飞不得不通过多重关系,联系上香港的玩具下单企业,并与他们商谈合作事宜。至于公关应酬花费,当然已不在话下。

此外,根据本报记者的调查,一些大企业在今年欧美低迷的市场环境背景下,圣诞订单依然保持着较快的增长。

在京九国际玩具城,东莞市豆豆乐玩具制品有限公司营销总监叶伟青正不厌其烦地向消费者展示产品功能。

卓毅玩具公司总经理赵亮,对这种“硝烟弥漫”感同身受。

以玩具行业为例。陈祥佑介绍说,虽然一些中小玩具企业的订单出现了下滑,但今年整个东莞玩具行业的圣诞节订单依然保持了平稳,“主要原因就是,一些占有优势的大企业,抢占了其中的市场份额。”陈祥佑分析称。

“以往这个时候是圣诞礼品出货期,利润也很丰厚,但现在都不做了。”叶伟青说,圣诞礼品的利润去年只有不到2%,如果今年继续做,可能只有亏本。因此,公司放弃了该业务,转而主攻内销市场。

“还在路上。”当记者试图与其取得联系时,赵亮说这两天都在外面,有时市内,有时市外,目的只有一个:通过庞杂的关系网,找到可盈利的目标订单。

业内人士分析称,能够紧紧把握住市场潮流,不断实现产品升级的企业,圣诞订单自然应接不暇。这些企业的产品主打高端市场,依然在一些发达国家畅销。

叶伟青坦言,内销市场起步也很艰难,利润并不算高,但市场前景相比当前的欧美市场更加明朗。目前,豆豆乐玩具已在京九国际玩具城设立了营销基地,并在国内多个城市建立了代理商合作关系。

记者在茶山走访时,询问多家毛绒玩具企业,得到的答案多是负责人在外面,忙于订单洽谈,近期很少在公司露面。

东莞银辉玩具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称,银辉玩具在今年的圣诞订单争夺战中,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紧跟市场,把握潮流,不断提高产品附加值,这就是我们制胜的秘诀。”据了解,银辉玩具发展至今,3000多人的公司,研发人员就有180多人,每年公司投入到研发的费用约占产品销售额的5%。

诚佳玩具则选择与老乡的卓毅玩具公司建立合作关系。诚佳玩具的周经理介绍,卓毅玩具是一家掌握市场渠道以及订单的贸易公司,与其合作能确保较稳定的内销资源。

业内人士介绍说,茶山是毛绒玩具产业的集中地,大大小小的超过100家。而其中,几乎以实力不强的中小企业为主,人员规模超过200人的企业屈指可数。因此,订单的优劣将决定这些企业年内的生存。

抢占国内圣诞礼品市场

记者了解到,卓毅玩具与诚佳玩具已开始推出中国风吉祥物毛绒兔子,最近获得第四届世界传统武术节授权生产吉祥物。周经理说,随着国内消费潜力的扩大,中国传统礼品市场必将超过持续多年的圣诞行情。

成本上升出现叠加效应

在国外圣诞订单下降后,一些企业开始纷纷将目光瞄向了国内圣诞市场。走在东莞的大街小巷,圣诞节的气氛已经日渐浓厚,商店的柜台前也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

记者还在采访中发现,有更多的方式可填补圣诞行情的缺失。比如,生产光电礼品的礼国光电科技公司,开始谋求与动漫结合,增加产品附加值。而横沥的晖林玩具公司也通过与广州的设计公司合作,开发适合内地消费者的玩具礼品。

经过激烈的争夺,6月中旬,莫飞最终接到了几笔数量可观的圣诞订单。但他似乎并没多少兴奋。

据了解,一些具备资金实力和技术支撑的大型制造企业,在面对欧美圣诞市场萎靡不振的情形下,正积极拼抢国内圣诞市场份额。

开发隐形“蓝海”

“这些订单就是些没有提价的订单,价格和去年一样。”莫飞接到的几笔“圣诞老人”玩具订单,每个玩具和去年同期一样,还是19元。可是,一年后的今天,这款玩具的生产成本已上涨了好几倍。

泰成玩具宝业有限公司经过多年发展,逐步培育了自主品牌,并通过一系列的运作,将动漫等文化创意产业和玩具制造业有机结合在一起,在设计、制造和营销上形成了自己的优势,在今年的国内圣诞市场上,有着良好的表现。

“为什么圣诞节因为圣诞礼品的多样性而具有强烈的气氛,而国内的传统节日却缺乏这样的活力?”京九国际玩具城营销副总经理杨鑫认为,如中秋节多是送月饼,春节多是送保健品,然而,随着经济发展和国内传统文化的复苏,消费者也开始青睐节日礼品。但目前,仍未有实力的企业认真开发与传统节日结合的礼品市场。

莫飞介绍说,毛绒玩具的直接成本主要包括原材料和人工成本。所需原材料有布料和棉花,半年之内,布料价格每码就涨了5角,棉花每斤涨了1元。具体到每个“圣诞老人”玩具上,直接成本从去年的15元涨到了17元。

泰成董事方柏金介绍称,今年,泰成的内销比例已经占到产品销售额的30%以上,明年,随着继续加大研发投入和深挖国内渠道,泰成的内销比例还将继续扩大。

“国内传统节日礼品是一片蓝海。”杨鑫认为,东莞的圣诞礼品制造企业和玩具企业,多年来一直为西方市场提供中高端的圣诞礼品,在制作工艺和产品质量控制上具有较强的实力。而随着西方市场的萎缩、出口利润的急剧下降,这些圣诞礼品企业或许可以考虑开发国内传统节日礼品市场,提升销售团队并寻找合适的市场渠道,开拓未来的市场。

“从盈利角度来看,除了直接成本还包括房屋租金、设备折旧等成本,这样下来,每个玩具必须赚3元才能盈利。没有提价的单,我们只能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既然不赚钱,为何还要勉强接单呢?莫飞说,前期已经投入,不接单其他事务仍然照常运营,亏损可能更为严重。因此,只有硬着头皮想办法。

本文由皇家金堡▎永久官网发布于玩具模型,转载请注明出处:皇家金堡诚佳玩具有限公司是茶山一家从事,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