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模型

当前位置:皇家金堡▎永久官网 > 玩具模型 > 皇家金堡直接上图吧,居然没有针对弗莱彻这位

皇家金堡直接上图吧,居然没有针对弗莱彻这位

来源:http://www.myconsumercourt.com 作者:皇家金堡▎永久官网 时间:2020-01-12 10:56

皇家金堡 1

皇家金堡 2

【你我心中的那个暴君】欢迎加我的微信:yiyingwww

上次做了个歼八,意犹未尽,这次搞个歼十。小号手这款套件延续了小号手一贯组合度的表现,缝隙落差很烦人,修修补补的,高达模型做多了,惯性的加深了刻线,结果手腕子差点折了,感觉画蛇添足了。。。技法什么的我也不太懂,就不胡说了,直接上图吧

这是一个悲情的故事。

夜里睡不着,就想干脆把影评写了。白天忙碌于各种事情之间,偶尔抽空个把小时,也累得没灵感了。闲话不多说,影片《爆裂鼓手》中安德鲁的导师弗莱彻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冷酷、嘲讽、暴力、摧毁,弗莱彻把“优胜劣汰”这一严酷的生物进化论发挥到了极致,也把个人权威的影响力发挥到了极致。

他叫1900,出生在一艘船上,养父发现他的时候所有乘客都下船了,只有他被孤零零地放在钢琴架上。

一行人在看影片的过程中异常平静,越是平静,就越让我如今回想起来感觉到后怕。在影片结束后的讨论中,大家围绕着安德鲁各抒己见,精彩的论题一个个被抛出来。“安德鲁是天才吗?”、“坚持偏执还是适时转换?”、“热爱与为了向别人证明之间有何不同?”、“兴趣与职业化的体验有何不同?”、“安德鲁给前女友的电话究竟是补偿、炫耀还是寻求情感上的支持?”然而,当我现在开始写影评时,才觉察到一个令我后背发凉的情况,居然没有针对弗莱彻这位导师而提出的论题。这,究竟是先入为主的视觉标签已经把这位导师钉在了罪孽深重的十字架上,还是从小浸染在“棍棒之下出人才”、“虎爸虎妈教育经”的我们对于弗莱彻的所作所为早已习以为常,甚至觉得不过如此呢?的确,我们身边、微博上屡见不鲜的家长、老师口无遮拦打骂孩子的例子,与弗莱彻相比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看这部电影之前我在文案里调侃着“暴力美学”的标签,看过之后我只能苦笑着说《爆裂鼓手》真是好大一块照妖镜,令你我内心深处的那个“暴君”原形毕露。

皇家金堡直接上图吧,居然没有针对弗莱彻这位导师而提出的论题。不知道父母是谁,没有出生证明,不属于任何国家和民族,他的名字很长,却没有姓,只是养父的名字加一个年份,他是1900年的第一天被发现的。

今天跟朋友聊天,说起弗洛伊德老先生《性学三论》中涉及人格发展的五个阶段其中之一“肛门期”,这个时期是原始欲力的满足,孩子主要靠大小便排泄时产生刺激快感获得满足。这个关键时期,父母将对孩子进行卫生习惯的引导和训练。但如果父母管制太严,可能会给孩子留下后遗性的不良影响。比如在成人中,有所谓的肛门性格者,他们在行为上表现为冷酷、顽固、刚愎、吝啬等。回想我们的父母辈,或者是我们父母的父母,似乎大多数都是比较典型的肛门性格。大家都倾向于用父权或长辈的威望管教孩子,而更甚者是拳脚相向的“霸权主义”。请注意“霸权主义”这个词,这跟正常的教育、引导有一个巨大的差别在于,“霸权主义”的管教是不尊重孩子这个主体的感受与体验的,而只需要孩子单方面服从管教一方的意志就好了。毋庸置疑,影片中那位英年早逝的优秀号手就是弗莱彻这位“暴君”霸权主义下的牺牲品。为了促进大家对于心理学方面专业知识的理解,我将弗莱彻这个“暴君”形容成为失败的理想化形象,而小号手则是受到“理想化形象”影响的客体角色。

养父是个黝黑爱笑的锅炉工,没有妻儿,他用心养育着1900,教他读书识字,引导他的想象力。

到科胡特所著的《自体心理学》这本书时,我们无法避免地要碰到“自恋”这个话题,接着上面“霸权主义”的内容继续说,一个人的自恋发展水平,也决定了他是否能从“暴君”的魔爪下挣脱出来,不再任其摆布。你这时可能会顺水推舟地理解为“谁从谁的魔爪下逃了出来”,而我要提醒你的是,这里并没有两个人,有的只是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你自己。

一次工作意外,养父重伤,三天后去世了。1900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再也没人护着他了,船长决定找人把他送去孤儿院。

有了前面时代性的铺垫,我们得知在中国经历文革之后的社会结构下,大部分人处于肛欲性格的人格状态下教育着自己的下一代子女。按照科胡特自体心理学里面所提及在一个孩子成长过程中,父母的形象将会形成这个孩子早期成长的“理想化形象”。(好好好,我知道这里需要一个简单来说。)简单来说,就是相当于“榜样”一般的存在。成功的理想化形象会起到积极的引导作用,促进孩子的人格在榜样的引导、鼓励下自由舒展地生长。

也许是预知到了未来,1900失踪了。众人在轮船最上层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钢琴前弹着不知名的曲子,众人都被他的音乐节奏惊艳到了,船长看着1900稚嫩的脸过了很久才说出一句:这不符合规则。

然而,处于肛欲性格的父母将会在孩子的心目中形成怎样的理想化形象呢?是的,从那位牺牲的小号手的身上,我们看到弗莱彻在这个孩子的心中形成了一个“暴君”的理想化父亲形象。在讲述这个“暴君”形象对于孩子的作用前,我们在这里停留几分钟,讲一讲这个“暴君”形象的形成过程。在弗莱彻对小号手进行暴虐教育时,他的“暴君理想化形象”结构内射到小号手心中,造成了小号手产生创伤性体验,在之后小号手并未获得积极的引导与产生质变的转换性内化,因此“暴君”的理想化形象内化在小号手的自体结构中,开始发挥其效力。随着效力发挥的时间增长,这个失败的理想化形象将固着于小号手的自体中,形成类似“路径依赖”式的、持之以恒的影响力,倘若之后小号手找到心理咨询师寻求帮助,咨询师想要化解这一失败的理想化形象就变得相当艰难了。

1900抬起头像他养父一样大声回道:去他妈的规则。

好的,那我们再来说一下这个“暴君”的理想化形象是如何对小号手这个客体发挥影响力的。弗莱彻作为导师,他的暴虐教育让小号手在自己的心中形成了一个鞭策自己不断突破自我追求卓越的形象。当这个形象稳固地建立在小号手心中的时候,小号手已经几乎不需要弗莱彻的鞭策了,因为他自己已经化身成为了“弗莱彻”,在内心不断地以弗莱彻的暴虐式方法鞭策着自己以突破的方式换取来自于内心中那个理想化形象(暴君)的认同感。我们可以提出几个小问题:若是小号手在自我成长的中途停滞了呢?若是当小号手上升到某个顶端,已经很难去突破那个瓶颈了呢?这时小号手内心的“暴君”并不会体谅他的困境,而会选择更加暴虐的方式去逼迫着他继续突破。因为这是一个已然固着的、单策略通道的“暴君”的理想化形象,所以他发挥的作用除了把暂时“江郎才尽”的小号手往死里压迫,很少会想到别的途径。所以荣登最高音乐殿堂小号手最后在极度焦虑的病痛的折磨下选择了自杀,与内心中那个久久回响着的“暴君”的声音,同归于尽了。

1900是个音乐天才,面对钢琴,他无师自通,可以随心所欲弹奏出受人追捧的曲子。

回到我的题目上来吧,你我心中的那个暴君。我的督导老师常常打趣说,我们是被废掉的一代。的确看看70、80后的心路历程,再看看现在这个时代成长的孩子们,个性化的自体得到的尊重与父母更加理性、健康的养育已经比他们的爸妈当年幸福了不知多少倍。而曾经被“暴君”暴虐的那批孩子已经逐渐为人父母,不少人内化了他们父母那个“暴君”的理想化形象却不自知。若有缘,也希望这篇影评能够帮助到一些尚未发现自己内心原来继承了那个可怕的“暴君”的父母们,别让你们的孩子重蹈覆辙。而是采取平等、尊重、合理引导的方式,给予这些自由的小鸟们,一片更为广阔、明亮、清澈的成长的天空。

一次轮船靠岸招聘工人,一个小号手上来了。晚上大风骤起,海浪摇曳着轮船,小号手晕船了,他呕吐不止、夜不能寐,1900看着他说:我能治好你的晕船。

1900带他到宴客舱,带着他在摇晃不定的船上弹钢琴,钢琴滑来滑去,可弹奏的人却完全不受影响,迷人的旋律让小号手忘记了难受和外面狂风骤雨的夜晚。

小号手很崇拜1900,两人很快成了好朋友。

好朋友是什么,就是一心希望你能幸福的人。小号手不止一次的劝说1900下船发展。他认为最幸福的生活就是:功成名就,买一所房子,娶一位贤惠的妻子,然后生个聪明的孩子。

本文由皇家金堡▎永久官网发布于玩具模型,转载请注明出处:皇家金堡直接上图吧,居然没有针对弗莱彻这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