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资讯

当前位置:皇家金堡▎永久官网 > 玩具资讯 > 务求上述宁河某商业贸易集团停售上述毛绒玩具

务求上述宁河某商业贸易集团停售上述毛绒玩具

来源:http://www.myconsumercourt.com 作者:皇家金堡▎永久官网 时间:2019-10-22 23:15

3月28日,佛山禅城法院公布了一起案例。佛山市某网络公司因销售猪猪侠系列美术作品的侵权产品被要求索赔经济损失3万元,广东咏声动漫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著作权人,称被告在购物平台开设网店,销售了使用猪猪侠系列美术作品的侵权产品。《猪猪侠》动画系列创始于2005年,相继推出了多部3D动画、电影和舞台剧,作品多次斩获大奖,其中的猪猪侠形象具有较高的知名度。2018年6月27日,咏声公司公证购买了涉案侵权产品。庭审中,咏声公司认为公证购买的充气玩具上印有的卡通形象与涉案作品猪猪侠系列美术作品构成实质性近似,上述行为侵害了其就猪猪侠系列美术作品依法享有的著作权,给公司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请求法院判令该网络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3万元。咏声公司在庭审中表示,其作为著作权人,依法享有该美术作品的全部著作权。任何第三人未经该公司许可,均不得使用相关美术作品。同时,猪猪侠美术作品在全国享有很高知名度并具有很高的商业价值。然而,咏声公司发现,该网络公司未经许可并支付报酬,在购物平台开设网店,销售了使用猪猪侠系列美术作品的侵权产品。被告佛山市某网络公司没有到庭也没有提交答辩意见及证据。经比对,该网络公司开设的网店的商品介绍中所展示的卡通形象及公证封存商品所使用的卡通形象特征与涉案猪猪侠等动漫形象一致,两者在动作、神态等上的细微差距未从实质上改变两者在主体形象特征的一致性,换言之商品介绍展示及被诉侵权商品上所使用的卡通形象使用了涉案美术作品独创性表达,两者构成实质性近似。该网络公司的行为侵害了涉案动漫形象猪猪侠等美术作品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及发行权。最终,法院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知名度及创作难度、该网络公司的经营规模、主观过错、侵权行为的性质等因素,判决该网络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6000元。相关阅读:熊大和熊二,不是你想卖就能卖近年来,动画片《熊出没》备受孩子们的欢迎。大街小巷都充斥着相关产品,如书包、玩偶、玩具等印有熊大、熊二等形象。殊不知,稍有不慎,就涉嫌侵权。市中院就受理了多起涉及该系列卡通形象的纠纷案,4家超市成为被告。法官认为,为避免发生知识产权纠纷,商场、超市等零售商应加强法律和自我保护意识。首先,要从进货源头把好关,签订购销合同时就知识产权及侵权赔偿事宜作出约定,并要求供应商提供能够证明权利的文件;其次,应尽到合理审查义务,对知名度较高的卡通形象,应审查供应商使用该形象是否经过授权许可;再者,一旦发生侵权,应积极应诉,在承担责任后,可以根据约定向供应商追偿。

销售《熊出没》毛绒玩具引发著作权案- 两公司为熊大对簿公堂(图) 动画片《熊出没》自开播以来深受观众喜爱,其中的动画形象熊大熊二更是享有较高知名度。日前,依熊大形象生产的一款毛绒玩具引发了一场著作权纠纷。昨天下午,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了此案。 深圳某商贸公司在一审中诉称,由深圳某动漫公司出品的动画片《熊出没》,自2012年1月在央视少儿频道播出。2012年4月,该动漫公司将《熊出没》动漫形象授权给其公司使用,授权范围是中国大陆独占性使用上述形象生产、销售毛绒玩具。后该商贸公司发现,天津宁河某商贸公司未经其许可,擅自销售熊大动画形象美术作品的毛绒玩具商品,侵犯了其公司享有的著作权专有使用权。为维护合法权益,该公司诉至法院,要求上述宁河某商贸公司停止销售上述毛绒玩具商品,并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计3万元。 针对原告诉求,被告宁河某商贸公司提出,原告不是涉案熊大美术作品著作权的权利人,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涉案标的是毛绒玩具,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复制权不包括把毛绒材质加工成毛绒玩具的方式。被告在购进、销售被诉商品时不知道被诉商品存在著作权,且被告是从正规渠道进货,可以说明商品来源,故要求免责。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熊出没》国产电视动画片及卡通形象熊大的著作权人为深圳某动漫公司,原告经过该动漫公司授权,取得在毛绒玩具上专有使用《熊出没》作品及作品中卡通形象的著作权的权利,及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的权利。被告不认可熊大的著作权人为该动漫公司,对原告享有熊大卡通形象的专有使用权有异议,但未提供相反证据佐证,故不予支持。被告在其销售的毛绒玩具上使用了原告享有专有使用权的熊大形象,且未提供证据证实获得原告的授权许可,其行为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被告主张涉案侵权毛绒玩具与原告享有权利的熊大卡通形象缺乏相似性,经比对,封存的毛绒玩具商品与原告享有权利的熊大卡通形象基本一致,故对被告该主张不予采信。被告以其不知道涉案侵权商品上存在著作权为由,主张其销售涉案侵权商品的行为不构成侵权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被告主张其从正规渠道进货,可以说明涉案侵权商品的来源,要求免责,因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合法来源,亦不予支持。法院综合考虑熊大卡通形象的知名度、使用时间、商业价值等因素,酌情确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开支共计1万元。综上,一审法院判决被告宁河某商贸公司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深圳某商贸公司著作权的熊大毛绒玩具的行为;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和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1万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宁河某商贸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昨天下午,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此案。法庭上,双方的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被上诉人深圳某商贸公司是否具有诉讼主体资格,以及上诉人宁河某商贸公司是否侵犯了被上诉人的著作权许可使用权两个问题上。双方围绕上述两个问题进行了举证、质证,并分别发表了辩论意见。15:45,庭审程序结束,法官宣布休庭。

近年来,动画片《熊出没》备受孩子们的欢迎。大街小巷都充斥着相关产品,如书包、玩偶、玩具等印有熊大、熊二等形象。殊不知,稍有不慎,就涉嫌侵权。市中院就受理了多起涉及该系列卡通形象的纠纷案,4家超市成为被告。近日,法院判决4家超市赔偿相应经济损失。《熊出没》系列电视动画未经授权,卖起光头强、熊大、熊二2017年3月26日,华强方特(深圳)动漫有限公司(简称华强公司)在颍上县走访市场时,一家超市在售的一款毛绒玩具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这款玩具从形象到设计,都和他们公司拥有版权的光头强卡通形象完全一样,但该公司称并未授权这家超市使用该形象。随即,华强公司以超市的行为严重侵犯光头强卡通形象的著作权,损害了其经济利益为由,诉至法院。我从玩具批发市场买了一些毛绒玩具,没有想到被告上了法庭。上述超市老板说,这些玩具均是孩子喜爱的卡通形象,其中一款为光头强公仔,售价28元,怎么构成了侵犯著作权呢?一同被起诉的,还有颍州区三塔集镇某超市、太和某生活广场及颍上三十里铺某超市。华强公司称,这三家超市均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销售印有熊大、熊二等卡通形象的玩具及文具用品。《熊出没》系列衍生品庭审中,经营者表示冤枉近日,市中院开庭审理了这起知识产权纠纷案。在法庭上,颍上某超市老板提供了一份购物清单,证明他这款光头强玩具,是在阜阳青年路某玩具批发公司购买。觉得说他侵权,实在是有点冤枉。对此,华强公司质证意见为,这只是被告方单方提供的凭据,没有任何公章和合同以及相关的转账记录予以佐证,对其真实性、关联性不予认可,涉案的侵权商品为光头强,但从单据上看不出来是光头强的产品。涉案产品是三无产品,根据法律规定是禁止在市场流通的。法院认证意见为,购物清单上没有显示光头强毛绒玩具,不能证明侵权产品的合法来源。此外,经当庭拆封,超市所销售的光头强毛绒玩具,穿马甲、戴棉帽子等,跟《熊出没》里面的光头强形象一致。华强公司称,其出品的动画片《熊出没》,在央视等电视台播出后深受观众喜爱,光头强、熊大、熊二等动漫形象具有良好的社会评价和很高的社会知名度。公司已取得相应动漫形象美术作品的著作权,并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他们认为,被告的行为侵犯了他们的知识产权和经济效益。4家超市,一审分别被判赔偿8000元法院审理认为,被控侵权商品上所使用的人物形象,与华强公司主张著作权利的美术作品光头强进行比对,二者在整体形象、主要特征、构图、色彩等方面均基本相同,构成实质性近似。超市未举证证明商品所使用的动漫形象获得华强公司授权,商品上也没有标注版权和生产经营者等信息,能够认定为侵权商品。被告应立即停止侵权并承担相应的民事侵权责任。因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亦未提供其公司所遭受损失程度的证据,综合考量侵权产品的销售范围、持续的时间、侵权行为的性质、侵权行为的后果等因素,法院最终判决颍上某超市支付原告侵权赔偿金8000元。在另外三起案件审理中,法院判决颍州区三塔集镇某超市、太和某生活广场以及颍上三十里铺某超市分别赔偿华强公司8000元。著作权包括发行权,即以出售或者赠与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的原件或者复制件的权利;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以出售或者赠与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的原件或者复制件的,构成对著作权人发行权的侵犯。近年来,生产销售动画周边产品让许多不法分子钻了盗版的空子。该案承办法官说,上述案件是一起典型的动漫形象衍生产品的知识产权纠纷案。法官认为,为避免发生知识产权纠纷,商场、超市等零售商应加强法律和自我保护意识。首先,要从进货源头把好关,签订购销合同时就知识产权及侵权赔偿事宜作出约定,并要求供应商提供能够证明权利的文件;其次,应尽到合理审查义务,对知名度较高的卡通形象,应审查供应商使用该形象是否经过授权许可;再者,一旦发生侵权,应积极应诉,在承担责任后,可以根据约定向供应商追偿。

本文由皇家金堡▎永久官网发布于玩具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务求上述宁河某商业贸易集团停售上述毛绒玩具

关键词: